律师普法网

搜索
律师普法网 门户 网络金融 查看内容

【最法律】涉众型经济犯罪,中国社会的一枚定时炸弹

2017-8-20 19:23| 发布者: 律师普法网| 查看: 220| 评论: 0|原作者: 曹军律师团队

摘要: “保路运动”,一次单纯的经济事件,推翻了强大的清王朝。(本文内容并非针对某个个案!)




引言

“保路运动”,一次单纯的经济事件,推翻了清王朝。观察中国朝代的更迭,我们可以发现,几乎每次更迭都可以归结为两个因素:一是偶发的经济事件,一是激化的民族矛盾。一般而言,经济事件是不可预测的,而民族矛盾是可预测的。

借助网络的力量,我国目前的一些经济类犯罪,涉案金额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,涉案人数更是常常夸张的多达几万、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。这些影响重大的案件,已经超越了普通案件的影响,成为一个经济事件甚至政治事件,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必须及时排除的一颗定时炸弹。



  正     文 


       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经济总量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善,但在经济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时,社会风险和矛盾也处于积累爆发期。最近连续发生的诸如北京“E租宝”案件、云南昆明“泛亚”、深圳“善心汇”案件等经济事件,涉案金额多达几百亿元、涉及人数多达几百万人。这些事件均发生过多次人数众多的越级群访事件,甚至发生了围堵省级以上人民政府的社会事件。


一、偶发的经济事件摧毁一个王朝绝非危言耸听

   1、起因:一次没有补偿的铁路国有化

在我们的认知中,推翻清朝的是辛亥革命,我本人非常尊崇孙中山先生,但是,我们必须正视历史,推翻清王朝的,确实不是辛亥革命而是保路运动。

清朝后期由于多次在对外战争中战败,需要交付给国外巨额赔款,再加上皇室的奢侈无度,财政已经严重入不敷出。为了应对经济压力,他们想出了一步险棋——将川汉、粤汉铁路无偿收归国有。

   2、应对:铁腕高压没有解决保路运动的根源问题

清政府宣布将这两条铁路国有化并且没有补偿!是的,你没有听错,没有补偿。而这些修建铁路的股金,不仅来自绅士、商人、地主,还有农民,而且农民购买的股份占很大比例。因此招致了四川各阶层,尤其是广大城乡劳动人民的反对,各地抗议呈风起云涌之势,波及四川、云南等多省。

当时的四川总督高尔丰采取了强硬措施,诱捕咨议局正、副议长蒲殿俊、罗纶以及保路同志会和川路股东会的负责人。消息传开,数万群众前来请愿,要求放人。赵尔丰下令军警向手无寸铁的群众开枪,当场打死30多人,造成骇人听闻的“成都血案”。

     3、发展:在人民面对一切反动势力都是纸老虎

        当晚,曹笃和朱国琛等人裁截木板数百块,上写“赵尔丰先捕蒲罗,后剿四川,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”字样,然后将木板涂上桐油,投入江中,顺流而下,这些被人称为“水电报”的木板把消息传遍川南、川东各地,更进一步掀起了各地群众揭竿而起的革命形势,各地纷纷成立保路同志军,数日之内,队伍发展到20多万人,形成了群众大起义的局面。

       清朝紧急从湖南、湖北、广东、陕西、甘肃、贵州、云南等省派兵前往四川增援、镇压,湖北新军进川,造成湖北空虚,也给了革命党人以机会发动辛亥革命,其实辛亥革命的成员基本都是保路同志会成员。

     4、重视:涉众型经济事件

客观的评价历史,辛亥革命更像是保路运动这场大潮中的一朵浪花,保路运动结束后多数人拿回自己的银子各奔东西,只有革命党人始终立于历史潮头,而历史正是由这些胜利者所书写的。      

      大段描述保路运动,只是想说明,太平天国没有能推翻能清王朝,捻军和白莲教没有能推翻清王朝,各国列强也没有能推翻清王朝,一个谁都没当回事的经济事件,绝对的偶发的经济事件,最终导致了清王朝的灭亡!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我们必须重视涉众型经济案件所带来的不可预期的社会风险。


二、涉众型经济案件令人担忧的现状

    1、向农村留守人员蔓延,向老年人群体蔓延,向社会弱势群体中的弱势人群蔓延

社会公众的普遍印象,传销也好、非法集资也好,都主要是在城市发展会员。甚至相当多的人认为,大学生毕业不好找工作,又没有社会经验,传销和非法集资的主要人群是大学生。不能排队确实有相当一部分才毕业的大学生加入其中,但目前参与非法集资的人群,有向农村留守人员蔓延的趋势。我们经常看到一村一村的人同时中入同一个集资项目,甚至出现村长带冰,带领全村人员一起参与的情况。

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农村的年轻人多数到城市来发展,农村的留守人员,多以老年人为主,文化程度不高,社会阅历不足,他们是社会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。他们手里确实有相当多的人有一部分钱,但金额并不很高,是长年省吃俭用省下来的,短期内没有再赚到这些钱的能力,这些钱是他们的养老钱和保命钱,伤害他们的合法权益,在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,而是一个道德问题。

    2、经济问题政治化,出现跨案件的联合趋势

 就我们的观察,目前一个新的趋势是出现跨案件联合,甚至有经济问题政治化的趋势。

最近一年以来,成都和上海各出现过一次跨案件的大型群体性聚集,到现场的人,很多都是不同案件的当事人,他们的诉求各不相同,不可能通过聚集真正解决实质问题。

中国目前的社会结构,就事论事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,对投资人而言也是最有利的,一旦脱离案件本身,往往使问题复杂化,不利于解决问题本身。

    3、进行思想控制,加入者往往难以自拔

 以往只有邪教组织才会进行思想控制,但现在的一些非法集资案件也出现类似的形式,有人甚至把这种现象戏称为“互助盘教”、“拆分盘教”。

回顾最近十年的历史,能够有效围堵省级政府的事件,很少能够看到,但在被思想控制的情况下,今年连续发生了两起成功围堵省级政府的事件,其中影响最大的是“善心汇”第一次成功围堵湖南省省政府。

思想控制之下,明明是“被害人”偏偏说自己是“受益人”,铁一样的事实摆在那里,自己的合法权益受损的同时,只能是放纵罪犯和带坏社会风气。

     4、向中小额化发展,以逃避打击

 以往的骗子,找到一个能骗的对象,往往是敲膏吸髓,把人骗的倾家荡产才会罢手。但社会在进步,骗子也在进化。如果把一个人骗到走投无路,那被骗的人一定会不择手段去找骗子讨回公道,但是如果只稍微骗一点,很多人就会放弃追讨。

对于一个普通家庭,如果被骗100万,可能是二代人的积蓄,无论想什么办法都会去追讨,但如果只是被骗几万,追讨又耗时耗力,估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选择放弃。

我们现在的一些非法集资就有这种趋势,他会有意图的限制被害人加入的金额,其实目的只是逃避打击,从现实情况来看,也确实部分达到了他们的目的。

     5、各种力量,包括境外敌对力量,已经在积极利用这些事件,一些大额的亏损者也乐见这种状态

 由于我们在这类案件中的影响力,不少国外的媒体找我们联系过。前段时间有一个跑到美国的郭文贵,也在各个群和自媒体发布完全是造谣的信息,目的只是希望利用这个庞大的人群。真实的E租宝和泛亚投资人,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在造谣。有些被害人其实是明知造谣仍然转发信息,并不是他相信这些谣言,而是对现实的状况不满意,对司法不信任。

这些力量,主观上并非是为解决被害人的问题而来,客观上只是制造混乱。


三、司法过程中令人担忧的问题

     1、司法腐败仍然存在

 我们观察到的现象可以归结为三类:不作为、乱作为、行贿受贿。

非法集资案件立案难、追缴难,是长期存在的问题。很多被害人委托我们的主要原因就是无法立案,我们代理被害人去案,几乎没有一次是顺顺利利的,每次都是嗑磕绊绊,最后虽然也能正常立案,但往往耽误了最佳追缴时机,有些让犯罪嫌疑人逃脱,案件无法继续进行。

有的案件,本案还没有审结,就已经发生了司法腐败,一个案件造成多个案件。我们说的情况,见诸于司法文书,并非我们凭空想像。普通老百姓的不满意、不信任,需要更长时间的司法公正才能得以改观。

     2、对被害人保护不足

 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说,将律师赶出法庭,让我百思不得其解。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说出这样的话,我觉得是极不称职的,最高人民法院的院长,对于自己职责范围内出现的重要问题,竟然百思不得其解,那要你这样的院长做什么?

与普通案件中法官把律师赶出法庭相比,非集案件中的被害人律师连进入法庭都困难重重!一个重大非集案件,经常会有几十个被告人,每个被告人有时委托不止一位律师,常常出现一个法庭几十甚至上百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,但是,偌大的法庭,容的下上百位被告人的律师,却容不下几万、几十万甚至几百万被害人委托的那怕一位律师。被害人连一个代言人也没有,如何有效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?

我们百思不得其解,为什么我们的人民检察院、人民法院,对被害人委托的律师,如此的抵触、如此的惧怕!

     3、办案单位的部门利益高于社会利益无法得到监督

 普通投资人需要的是公平,对于公司构成犯罪的,要求的是最大范围追缴。这是涉及他们身家的重大事件,但对于我们很多办案单位而言,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工作,只要不出稳定的问题,按程序平衡过度就万事大吉。

比如我们上面说的立案难,被害人当然希望尽快立案,但办案单位对立案后的破案率是要进行考核的,立了案但破不了会影响他们的考核。再比如,被害人要求的最大范围追缴和办案单位的平稳过渡,在不少时候是会出现利益冲突的。当办案单位的部门利益和社会利益相冲突时,目前仍然缺乏有效的监督。

     4、法规滞后,审前返还等机制无法落实,造成社会资源浪费

 有人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一个过时的罪名,应该加以废止,我并不认同这种看法,关于非吸这个罪名的相关司法解释,两年前还有更新,在学术和实务界,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过时和应当废止的罪名。

我们认为法规的滞后,主要是两个方面,一是审前返还机制没有落实,一是刑事诉讼中代表人制度缺失。

正文结束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